http://www.incfog.live

瓷上云煙

藝術評論家吳永強在評價郭汝愚的都市水墨人物畫與瓷器繪畫時,用了“瓷上云煙”的說法。“也許是早年美工生涯的影響,郭汝愚始終對傳統民間藝術表現出極大的興趣。他不僅用墨彩在紙或絹上作畫,也喜歡使用釉彩在瓷器上作畫。”在瓷器上作畫,并不如一般人想象的那樣簡單。其實,瓷器畫與紙上或絹上的繪畫,是完全相異的兩個繪畫品種,意味著工具材料、制作程序、工作方式的全方位改變。紙絹作畫處理的是平面材料,用瓷器作畫處理的是立體材料;前者使用的是水墨;后者使用的是釉彩;前者無須燒制,畫完即止;后者卻需要觀望火候,對付窯變。

原標題:瓷上云煙

郭汝愚,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四川省詩書畫院專職畫師、前創作研究室主任,兼成都藝術學院副院長、教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帕摩那分校、加州工商大學客座教授。

沙灘上的麗人,瓷器上的花鳥,均以傳統水墨的方式表達,既是探索,也是新趣。當紙面已經不能滿足藝術家的表達,媒介的轉化就成為了新的出口。“水墨探春·郭汝愚新作展”就是這種當代創新表達與媒介轉化的獨特展覽———展覽將于今日下午在歲月藝術館開展,展出藝術家郭汝愚近年在景德鎮創作的瓷器繪畫作品48套與最新創作的繪畫作品45件,展期持續至本月25日。

展覽推出的作品均為郭汝愚全新創作,繪畫作品是他“都市麗人”系列里的一部分,名為“沙灘”。“我其實很早就開始畫沙灘題材的作品,但至今才首次公開展示。”在他看來,這次展出的作品較以往成熟了許多。作為一個傳統的工筆花鳥畫家,這次展出作品卻與之前大不相同,“我認為,無論是工筆花鳥畫還是當代都市麗人,都屬于繪畫范圍內,作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這是沒有區別的。”

由于是美國幾所學校的客座教授,郭汝愚經常要往返加州授課。空閑出去玩時,看到海邊沙灘上各種各樣的人的變化,非常豐富,而表現這類題材的藝術家很少。“偶爾有些畫家會在情有所感時畫幾張,但都不成系列,所以我這次就想到這個。同時,要變就要有大的改變,甚至于在一些繪畫的特殊處理方法上,對我過去的傳統藝術也有顛覆性改變。大家都知道,工筆花鳥畫都比較規整,主要都是畫一些富麗堂皇的東西,趣味性少了一些。但‘沙灘’系列就完全不一樣,它追求趣味性多一些。”

郭汝愚這次特別強調水分和色彩的變化。“因為是水墨人物,水墨畫在很大比重上提升了趣味性,有水的變化,有色彩在水里的摻和,還有形象的變化。如果畫人物太寫實了,并不好看。我們都是科班出身,過去很講結構,很講比例,很講光線變化。現在看久了就發現這類畫比較枯燥。因此要打破這個觀念,要完全從學院派的觀念上解放出來,然后追求藝術上的趣味和真諦,在色彩、水分上的處理就應該與以往不同。所以我這次就選擇用很浸潤的宣紙,主要在水分和色彩上讓它有新的感覺。”

此次展覽的另一大特色是郭汝愚的瓷器繪畫作品。他自解,十多年的嘗試拓展了他的創作思維,“原來試著畫過一些,畫成了也就放在一邊不管了,現在應學生的要求繼續開始畫,畫多了,興趣也就來了。很想在上面探索一些新的東西,所以多次去景德鎮實驗。果然,它就有很多特殊的、在我紙上沒有的東西展示出來。”

藝術評論家吳永強在評價郭汝愚的都市水墨人物畫與瓷器繪畫時,用了“瓷上云煙”的說法。“也許是早年美工生涯的影響,郭汝愚始終對傳統民間藝術表現出極大的興趣。他不僅用墨彩在紙或絹上作畫,也喜歡使用釉彩在瓷器上作畫。”在瓷器上作畫,并不如一般人想象的那樣簡單。其實,瓷器畫與紙上或絹上的繪畫,是完全相異的兩個繪畫品種,意味著工具材料、制作程序、工作方式的全方位改變。紙絹作畫處理的是平面材料,用瓷器作畫處理的是立體材料;前者使用的是水墨;后者使用的是釉彩;前者無須燒制,畫完即止;后者卻需要觀望火候,對付窯變。

郭汝愚用瓷器工藝畫師的方法來工作,卻創作出了超工藝的藝術作品。“看郭汝愚的瓷器畫,不論是釉上彩還是釉下彩,不論是粉彩還是青花,不論釉中彩還是斗彩;也不管是甕是瓶,是罐是盤,是圓是方,是大是小;是高是低,是粗是細……都處理得精彩奕奕。而且這些作品,都保持了郭汝愚繪畫的功力、才情和風格,而不論它們是花卉還是竹木,是花鳥畫還是人物畫,是工筆還是寫意,是小寫還是大寫,是水墨還是設色,是淡彩還是重彩……它們或者豐富,或者洗練;或者飄逸,或者沉厚;或者虛曠,或者充實;或者輕煙凝愁,或者燦爛露笑……火的藝術,成為藝術家本身都無法復制的一種藝術表達。”

如今定價比較實際,是收藏瓷器繪畫的最佳時期

郭汝愚訪談

2014年12月16日

郭汝愚工作室

采訪:

成都商報藝術工作室

成都商報記者 謝禮恒(以下合稱成都商報)

成都商報:沙灘系列和之前的作品相比,從創作的角度來說,哪個更困難?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Staronic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