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cfog.live

邱壑云煙讀建華

陳夢麟

陳夢麟

  浙江的山水人文孕育了一代代的浙派畫人,在青年山水畫家中,黃建華是一位佼佼者。他從山水名家陸儼少、顧坤伯、孔仲起、王伯敏諸師入手,上溯明清,奠定傳統根基;為了使自己的畫作“當隨時代”,再采風于祖國的名山大川,源于自然,源于生活,源于美好理念,加上畫家本人的氣質修養,從而形成了他那種寧靜中有節律、磅礴中有清秀、厚重中有靈動的藝術特色。

  我們從他早期創作的《幽壑風煙》中可見其傳統功力之深:居中的高山大壑,用筆狂放,縱橫揮刷,重重迭迭的山體堅硬明亮而又華滋厚重,留出的兩道飛爆將讀者的目光引向下面的幽谷;幽谷中又是另一番氣象,草木豐茂,云煙騰起,筆墨也是另一種技法,含蓄滋潤,水氣淋漓;畫面上方在平遠的遠峰中虛出云煙。整幅畫集古人的“三遠”于一身,脫胎于范寬構思和石濤筆法,上下兩段留白的云煙互相呼應,氣韻貫通,加上縱向的兩道留白的飛瀑與之溝通,經營位置恰到好處。

  氣韻的生動與繪畫內在的構成是密切相關的,建華沒有囿于古法。憑著他熱愛自然、熱愛生活的天性,孜孜不倦地探索著新的境界。源于一種超現實性質的把握現實的方式和永恒浪漫理想的追求,其圖式、筆墨、語言、符號都從傳統規范中程度不同地跳出來,獲得意象表現的自由,那些山川、云煙、樹木、屋宇的符號狀態與筆墨方式,直接表現的是一種氣韻。他為團中央宣傳環保而創作的6米巨幅《碧樹春水》便是一種構圖奇兀的力作。一望無際的綠樹長滿幾乎整個畫面,被一道瀑流間斷,形成節奏;下方一道春水,倒映藍天,岸邊幾只牛羊在悠然吃草;整幅畫顯得祥和、安寧,仿佛令人能呼吸到藍天碧水間的清新空氣。

  在水墨 技法上,建華也做過許多創新的探索,如逆光積點法的《水墨構成系列》,其筆墨元素在他筆下產生了方與圓、曲與直、粗與細、疏與密、濃與淡、干與濕、動與靜、虛與實、剛與柔的對立統一,旨在造成一種天地的神秘莫測,內在力量的運動與回旋,畫面的元氣因而撲面而來。他“解構”了傳統筆墨符號,再按照當代人所理解的本質形態,重構塊、面、點、線等形式結構。而傳統的積墨、漬染、沖水則在他的作品中成為構建特殊秩序美的重要支撐點,感性與體驗,意象與抽象相伴相成,創造性地以詩意手法營造了全新的水墨山水意境,進入了自我表現的高度自由。

  水墨技術的嫻熟與生命激情的融合,使建華在山水畫創作中具有力的控制和氣的流動,以及東方文化韻味和西方文化結構的穩定感,并在整體中達到一種平衡,進而創造了一種生機勃勃的視覺方式。他筆下的丘壑,氣勢雄偉但不霸悍,顯得雍容華滋;他的云水力追自然,力求氤氤。筆法日漸老拙,墨法日漸水墨交融,透過一片江南山清水秀的境,體現出一段天機盎然、風流蘊藉的情。

  黃賓虹老人故言:“藏胸丘壑知無盡,過眼云煙視等閑。”建華擅丘壑,擅云煙,他會晤得老人此語之三昧的。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Staronic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