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cfog.live

“禁煙令”有令難行待破解

本報記者 陳 璋

近年來,我國對于公共場所全面禁煙的呼聲一直不絕于耳,越來越多的城市開始將其納入法律范圍。目前,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20多座城市都已出臺控煙條例,明確處罰細則,取得了顯著效果。

事實上,早在2010年,南昌市就走在全國前列,嘗試將控煙列入立法計劃,但最終卻以擱淺收尾。直至今日,仍然沒有任何立法跡象。

    等了9年仍在擱淺的控煙條例

南昌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慢性病科科長范義兵,在控煙道路上已經執著前行了16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控煙志愿者。9年前的那場《南昌市控制二手煙草煙霧危害條例(征求意見稿)》立法聽證會,他作為條例的擬定者之一,至今印象頗深。

“當時南昌市法制辦邀請了包括律師、教師等在內的十幾人進行聽證,有的代表支持公共場所全面禁煙,有的認為要設置吸煙區,但總體而言,持贊成態度的居多。”范義兵說。

然而,聽證會結束后,大家并沒有等來條例出臺的消息。

6月10日,南昌市司法局(法制辦)立法處相關負責人回憶稱,當時法制辦已經把條例報給了南昌市人大,但人大最終沒有將其列入立法計劃。“之后幾年,我們接到過衛生部門再次提出的立法申請,但人大始終沒有列入計劃。”

作為南昌市政協委員,范義兵也曾多次遞交控煙提案,得到的答復基本都是“同意建議,但需要經過一系列程序”,最終不了了之。

記者查詢看到,2018年5月,南昌市法制辦對市政協十四屆四次會議第0336號提案答復:范義兵委員,您提出的提案《關于修訂控煙法規,提升城市文明的建議》收悉……對您提出的建議,我辦沒有異議。我辦將在制定2019年立法計劃中,將您的提案告知市衛計委……如確有必要,及時向市政府申報2019年立法計劃,經市政府同意,報省、市人大批準后,我辦將積極做好該法規的審查修改工作。

是什么原因讓人大一直未將控煙條例列入立法計劃?南昌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有意見認為時機還不成熟,因為南昌市的經濟水平不如沿海城市,市民的文明程度也不夠。我們希望出臺了法規就能做得到,否則人大的權威性就會受到質疑。”

該負責人表示,2010年的控煙條例經過了一審、二審,但“怎么罰”“誰去罰”這些關鍵問題難以確定。“你看南昌市這幾年出臺的電動車管理條例、禁燃條例,出臺了就能做到,效果也非常明顯。但在控煙方面,大家擔心操作性不強,實施起來很困難,就不如不出臺。”

    禁煙規定未能與時俱進

事實上,早在1995年,南昌市就出臺了《南昌市公共場所禁止吸煙暫行規定》,這也是我省最早的專門針對公共場所禁煙作出的規定。

盡管沒有涉及個人處罰,該規定也明確表述“未在禁止吸煙的公共場所內設置醒目的禁止吸煙標志,對在禁止吸煙的公共場所內的吸煙者不予勸阻,公共場所的所在單位由市或者縣(區)衛生局給予警告,并可處以200元至500元罰款。”

然而,記者采訪了解到,這樣的罰款幾乎沒有實施過。不僅如此,南昌市衛健委政策法規宣傳處相關負責人在談到公共場所禁煙規定時,甚至沒有提到《南昌市公共場所禁止吸煙暫行規定》。

而在2017年出臺的《南昌市“十三五”衛生與健康規劃》和2019年出臺的《南昌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針對公共場所吸煙行為,再未有任何“處罰”字眼。

“經常去香港的人會發現,只要一過關,就很難看到抽煙的人。一些平時煙癮很重的人,在香港的公共場所也可以忍住。是他不想抽嗎?是因為香港有著嚴格的處罰規定。”范義兵說,反觀自己在南昌的公共場勸阻吸煙者,有些人卻理直氣壯地反問“關你什么事”。

“兩種不同的現象,就是法規完善與否的直接體現。”范義兵說。

此外,范義兵還認為,《南昌市公共場所禁止吸煙暫行規定》中的很多表述亟須修改,例如規定里面提到的錄像廳,早就沒有了。

目前,全國已有20多座城市出臺了控煙條例。2014年,《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出臺,規定在禁止吸煙場所或者排隊等候隊伍中吸煙的,由市或者區、縣衛生計生行政部門責令改正,可以處50元罰款;拒不改正的,處200元罰款。2017年3月1日,修改后的《上海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正式實施,被稱為史上最嚴“控煙令”……

在南昌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王衛明看來,實現公共場所禁煙,需要不斷加強宣傳,多曝光和批評,尤其是領導干部和公眾人物,有很強的示范作用,但更重要的是曝光和處罰。“為什么我們乘高鐵、地鐵的時候很少看到吸煙者?因為大家都知道會受到懲罰,所以希望南昌能夠早日出臺控煙條例。”王衛明說。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Staronic返水